苗四井

话多时烦人,话少时躁人。

一般是主角控

沢田纲吉金宝吴邪我要给捧在心头!
元祖夹心,黑暗夹心是吾爱,all邪也吃,是个比较没节操的。
约定的梦幻岛狂热中,菲尔他有这——么好!

qq是2398640252,考虑扩个孤寡老人吗。

瞎bb我看漫画时在想啥。


我!

就这几页入股诺艾,诺曼这个告白真是让我哭泣。

但是二周目看到雷的那个“比我更要……比谁都要(?)的……”的时候觉得,啊,这两人……于是我决定吃仨人友谊向,爱情啥的随风吧。

雷他是要说什么呢?头脑吗,还是说出逃机会之类。雷最开始想的只是三人出逃,年长的还好说,年纪小的他大概根本不想管也管不过来。他习惯了,看着其他孩子出货没法阻拦也就逐渐麻木了,他打心里在意诺曼和艾玛,眼瞅着他们仨就要十二了(距离他自己生日也近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决定出逃。的吧。我认为雷心里:诺曼=艾玛>gf

其他人(这里诺曼说不定大于艾玛,后期这个大于号就不成立了。


他和诺曼都是那种可以为别人(家人)而牺牲的那种,艾玛真的不同,她一视同仁,说逃大家一起,她不想舍弃谁。她也不需要看这么远,她只要看到当下就好。我就是喜欢这种纯粹的孩子啊。她是天使我不接受反驳。


诺曼真是聪慧的孩子,头脑和性格我都顶喜欢,如果没有艾玛,他又怎么看待出逃并且怎么选择呢。(你别想了你智硬憋丢人求你

诺曼:我艾玛厨你呢?

雷:又疯一个。

是凹凸同人

*角色自猜。

*ooc的有

*自high没tag没人看真好(。


公主爱上了那条她捡来的人鱼。人鱼是她跟她的父亲因为婚约的问题大吵了一架,她怒气冲冲地摔门离去,到海滩上散心看到的,她经常逃离城堡跑到这里——在忠心的骑士帮助下。她让骑士偷偷把人鱼养在离皇宫很近的地方,每天去看一看,从此她再也不去海滩了。

人鱼是出来找他姐的,然后他迷路了,渔夫俩十分不好心的想要捉住他便骗了他,但是没骗到,人鱼出逃过程中一个不小心,搁浅了。然后被公主捡了,觉得公主虽然有得钱但是木得开心于是就陪陪她。但时间长了也不行,他还是有姐姐要找的,他跟公主说我找完姐姐咱在一起玩儿行叭?公主心想我捡的人鱼那就是我的,放你走咋个可能哟?然后把话题糊弄过去了。

公主的生日即将到来,邻国王子也就是公主的婚约者造访。他其实想来退婚的,可是看到公主那一脸嚣张气焰,仗着自己有点儿小聪明到处撒野,他立刻明白,这公主怕也是不想嫁,婚约取消也就犯不着自己去找事儿了。他不想在自己离家出走前还受他那个看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表面兄弟的骂。

戏还挺好看,王子想。

更有意思的是,教会圣女喜欢公主。事实上很久以前这两人天生不对盘,公主可讨厌教会那股圣洁气儿,而圣女更好是所谓最圣洁,圣女则对公主明里一套识体大方背地里不知道哪儿混的黑暗气息深表怀疑。后来经过了解之后对公主的混沌恶表示充分理解并支持,还喜欢上了人家。当然大家都是女的也不好表白,藏心底就行。

于是圣女对王子只能是不大明显的仇视。王子是个什么人物啊!人精儿啊,王子表示这瓜可以。

公主生日宴,人鱼用了魔法幻化成腿,他也没啥好送的礼物,陪公主跳了一支舞,还说回头给她在海里挑个好东西。公主寻思这家伙什么来头,有腿的人鱼。转念又一想,这只人鱼从不属于自己,朋友卡接到手软,她想再要了。她也不想要什么布娃娃,那东西她够多,于是她跟人鱼说,你回头收拾收拾去找你姐吧,我生日都过了也没啥想让你陪我过的日子了。

生日宴终了,公主向她的父亲情书,说她不想嫁,心有所属。她爹跟她说,你说不想嫁就不嫁那是不可能的,否则我老脸往哪搁?然后就把公主关小黑屋了。

公主她那个被自己父亲捡来的除了滑头一无是处(公主认为)的哥哥也不知道搁哪搞得消息知道了人鱼,就把人鱼抓来,对外宣称,公主被这条人鱼迷惑心智,甩锅人鱼,并给人鱼判刑。

公主禁闭结束知道这个消息差点没把她那个便宜哥哥给撕烂,但是不行,她得有个正当理由。于是她在圣女帮助下登了王位,找个合适的理由把她便宜哥哥给neng死了。她跟圣女在一起相互扶持着走下去。

可喜可贺。

可公主再也见不到人鱼了。


人鱼被一个新兴教派的僧侣给救了,并找到了姐姐重归大海。僧侣受托将只能算一般漂亮的珊瑚树送给了新王,并说这是新王曾经的旧友让我带给您,他费了很大劲照料的。



*大概是骑士和圣女都喜欢公主而公主喜欢人鱼,人鱼喜欢发卡,公主她哥喜欢作死,王子喜欢看戏。

名字和前作(有关嘉德罗斯的脑洞)

“我真不懂你为什么会给一个小男孩取名叫rose,恶趣味。”
“呀这个啊,我只不过希望他长得纤细点儿。不像上一个,兄贵。”
“也只有你说出这种话了,还有那种失败品,该丢就丢。你留着浪费粮食呢?”

自我理解的向上型紫糖

※ooc
※仅是我希望的紫堂而不是我分析的紫堂(因为我渣我不会分析)
※向上型是指紫糖没长歪还在自我反省(什么
※私心于幻金但是我写不出来。

——————————————————————————————————————————————————
发了狂的召唤师听到那个一直给他鼓励的人的呼唤,突然回了神,大脑撕裂般的剧痛。他想起很多事,想到父亲看垃圾的淡漠和众人看笑话的讥讽,只有他一人认为自己给家族蒙了羞,实际上没人在意他的存在。更不会去理会他,他是孤独的。
他开始反应原来自己在那位善良兄长的羽翼庇护下不谙世事毫无长进——就跟他那召唤天赋一样可怜可笑。
紫堂终于明白自己应该像那人说的一样迈步向前,而不是一个劲的自己没用。魔女也说的没错,自己能做什么就尽力去做,并不是像她说的放弃上进,而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努力生长。但现在明白也无用了。
“我的梦想,金,我……”他向那人祈求,愿那人帮他实现所想,可那人听不到,他的话语和身体被形如鬼魅的家伙吞噬。
从此再也没有紫堂幻这种蠢笨之人了。
——————————————

※十八集观后某晚自习产物,什么用词不当语法错误随他去,爽就行了(哪里爽啊喂!

码一小段双金,自己爽爽。